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global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一名英國同志丈夫之死,換來南澳伴侶法案

2016-12-25.02:24:5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6-12-23 關鍵評論網報導)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醫院拒絕馬可以親屬身份為大衛做臨終決策;葬儀社聽完他對喪禮籌劃的意見後,還要找丈人背書;而官方授予的死亡證明上,大衛的婚姻狀況標註為「未婚」。「這是對他本人以及我倆共同記憶的人身攻擊,我今生最大的羞辱。」


2016年一月的南澳,時值盛夏。刺眼的陽光灑進皇家阿德雷醫院(Royal Adelaide Hospital),溼了眼眶。潔淨床單模糊的白,彷彿重現去年六月的聖托里尼(Santorini),一場希臘愛琴海的婚禮,一首永世的祝福。單人病房裡,故曲繚繞,乘載的情緒已非,衝擊滿懷。

「感謝你成為我的丈夫,與我並肩工作,造就今日的我。」馬可・布爾默・利茲(Marco Bulmer-Rizzi)倚在大衛・布爾默・利茲(David Bulmer-Rizzi)身旁,低語:「我將追尋所有我們共同的夢想,不逃避我們決定的家庭樣貌。不只為你,我更要跟你攜手去完成。」計劃中,蜜月旅行的終點本就是南澳;想像裡,原本還有更長的人生要同行。大衛對人權、生命和派對的熱情,他的慷慨,他許多的澳大利亞特質……「或許,他早該搬來這裡。」不盡人意中的一絲欣慰,馬可如此安慰自己。

最後一次拾起大衛的手,親吻,然後眼見那手由床沿滑落。

2014年英國合法化同性婚姻,隔年32歲的大衛與38歲的馬可在倫敦結婚,隨後前往希臘,在親友的簇擁下大肆慶祝。「重要的是,大衛與馬可對彼此的承諾,而且我知道他們在一起無比幸福。身為一個父親,對子女別無所求。你希望他們快樂…」大衛的父親Nigel Bulmer始終相信。

交往五年、結婚、蜜月,直至那夜。

「我先就寢,大衛本該隨後跟上。」馬可回憶:「他在看電子書。約四十五分鐘後的一聲巨響中,我醒來。打開燈時,他已浸潤在樓梯最底部的一灘血泊裡。」或許是光線不足,或許是對友人住家的環境不熟悉,意外原因不明。後來,救護車來了。「醫療人員讓大衛陷入誘導性昏迷(induced coma),以避免進一步傷害,然後將他送去醫院。在那裡,我被告知情況危急,應該考慮通知願意飛來澳洲的家屬。」

大衛這一跌,兩人墜入的是生命的深谷,自由落體般煞不住的心,竟還得面對更多打擊,才得粉碎於幽暗之中。醫院拒絕馬可以親屬身份為大衛做臨終決策;葬儀社聽完他對喪禮籌劃的意見後,還要找丈人背書;而官方授予的死亡證明上,大衛的婚姻狀況標註為「未婚」。「這是對他本人以及我倆共同記憶的人身攻擊,我今生最大的羞辱」,馬可無法釋懷,「他是我的避風港,無盡的理由讓我每天早上想在他身旁醒來……無法言喻。」

在關係被迫扭曲的時空下,大衛的父親莫名成為法定代理人,萬分震驚:「再沒有其他事物能傷我至深,心如刀割。」隨即,南澳、西澳以及北領地政府無視國外同性婚姻的落後形象,遠佈四海。

英國外交部(Foreign Office)透過《獨立報》(The Independent)表示:「我們對布爾默・利茲先生深表同情,而我們的人員已經在澳洲與英國努力提供協助,並試圖找出務實的解決辦法。自此特殊情形的發生,一套在收到申請後,即能執行死亡登記的程序,已然誕生。儘管澳大利亞對同性婚姻的態度為其內部事務,我們已經請求未承認英國同性婚姻的各地區首長,緊急考慮在死亡證明上認可此種關係。」

後來,為避免悲劇再度發生,英國外交部修改政策,讓異死他鄉的國人,也能取得英國版承認同性婚姻的死亡證明。此外,英國同性戀已婚伴侶出國旅遊時,還可隨身攜帶政府授予的證明文件,以防意外發生時,外籍醫療或政務人員不接受兩人的親屬關係。

時間回到兩方政府尚未達成文明共識的階段,心灰意冷的馬可,轉身告別南澳陰鬱的夏季,搭上返回英國寒冬的班機。2016年一月22日,過境香港,輸送帶載著他的行李通過X光機。一名安全人員突然上前:「盒子裡盛著什麼?」,動手便要開啟。「人體遺骸,我丈夫。」馬可回答。「這必須被沒收。」眼見她即將抄走大衛的骨灰,馬可瞬間崩潰:「住手,讓我見妳的主管!」。誰能承受再度失去已逝的伴侶?「我只是想帶著大衛一起,以免他得自己回去」,馬可想。當安全人員的主管前來盤查,馬可真的只希望「全世界都知道那是我丈夫」,然而對方卻問:「『你丈夫』是什麼意思?」

看過大衛的護照和葬儀社言詞模糊的文件,香港的安全人員終於放行。

約四月後,澳洲移民局(Department of Immigration and Border Protection)透過一封給馬可的電子郵件,警告大衛不得持逾期簽證,非法停留。不久,又為此疏失,發函致歉,並承諾改善作業程序。

撇除這荒謬的插曲,馬可回到英國後,開始致力改善澳洲同志權益。2016年九月,他重返南澳首府阿德雷,見證同性戀伴侶法案進入州議會。十二月,南澳通過本地同性伴侶登記,接受同性戀收養子女,並且無論當事人國籍,一律承認其海外同性婚姻。「我簡直不敢相信!今晨三點收到電子郵件,得知法案通過。」馬可告訴媒體:「這是我十一個月來最快樂的一天。」隨後,澳洲首都地區(Australian Capital Territory)也考慮於2017年的會期,討論省略現行登記程序,直接承認外籍人士的海外同性婚姻。

為慶祝這空前的勝利,馬可在臉書發文:「今天對(南澳)本州的同性戀伴侶和我來說,都是好日子。我終於能修正大衛你的最後一張官方文件,完整且真實地反映你的身份。」又在另一篇貼文中說:「雖然還沒,不過我終將大哭一場,喝下一大杯香檳。因為,我撐過來了。我知道大衛一定會為他的社運戰鬥企鵝感到榮耀!我自己也超級驕傲!所以,歡迎舉杯與我共同歡慶!」

文:胡中行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