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global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美國的「恐伊斯蘭」、以色列的「粉洗活動」, 同志成為被政治與宗教操弄的棋子

2017-06-17.14:11:2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2017-06-10 關鍵評論網 報導〕 近日台灣對於婚姻平權法引起正反兩極的聲浪,其中宗教團體及部分政治人物扮演關鍵的反對勢力。從一些政治節目觀察到一些政治人物之立場,不禁感慨,這些所謂的「政治家」,究竟是為了選票,或是真正在乎同志的人權?

事實上,同志婚姻議題,僅是同志權益的冰山一角,從世界各國及歷史的角度觀察,同志及酷兒團體,除了長期以來遭受宗教的打壓及迫害,更被國家或當權者當作一個重要的操盤工具。例如傳統的羅馬天主教及伊斯蘭教認為同志的概念與教義牴觸,同志的親密行為甚至是違反伊斯蘭的法律。美國與以色列政府,甚至以捍衛同志為藉口,用來包裝行使國家主義及種族主義之實,趁機污名化穆斯林宗教,以及合理化其侵略穆斯林國家及巴勒斯坦之實(Puar, 2007)。

同志及酷兒團體間,也有所謂不同的主流與非主流文化。而所謂「正常化」的同志及酷兒文化(Normalisation),則是以西方的角度為基準,認為「正常」的同志及酷兒,應屬於白人、中產階級、高消費能力,以及認同西方文化(Collins, 2009),與這些所謂非正常文化相左的穆斯林、黑人甚至亞洲同志及酷兒團體,則因此遭受到歧視與被邊緣化,甚至導致非西方國家——特別是穆斯林國度——認為「同志及酷兒」理念,就是源自於「邪惡」的西方主義,讓同志及酷兒團體,更難以在這些國家裡被認同與接受(Mourchid, 2010)。

911事件後,美國政府更是將「恐同主義」與「恐伊斯蘭主義」結合的淋淋盡致,Puar(2007) 指出,許多恐怖主義份子,被描述成大部份是同志或是有異於異性戀的性行為,而美國政府,則趁此以捍衛同志權益領導者自居,聲稱在穆斯林國家,許多同志及酷兒團體正在不斷地被穆斯林政府所打壓。因此,美國政府有此義務「教育」及「拯救」這些同志及酷兒團體,發動戰爭侵略,是唯一且必要的手段。另一個案例,則是以色列政府發起的「粉洗活動」(Pinkwashing),也將巴勒斯坦描述為一個對於同志及酷兒極不友善的穆斯林地區,而以色列則是所謂的多元及寬容的猶太社會,因此,以色列佔領巴斯坦,正是一個解放在巴勒斯坦地區,受到迫害同志及酷兒團體的方法 (Puar, 2013)(Mikdashi, 2011)。

學者Sanders(1996)提出,在許多國家,大部份的政治人物或決策者,既使支持對於同志及酷兒團體,認為應該採非歧視的政策,但往往避免碰觸同志及酷兒等相關議題,防止社會上對於同志正反雙方的激烈衝突。然而,從上述美國及以色列的案例及台灣同志婚姻平權運動來看,Sanders(1996)的觀點或許在提出至今的數十年間,社會更多元及更開放,而有很大的變化。更多同志的議題,在許多國家逐漸浮出檯面,挑戰舊有的政策與傳統的文化。

除受政治操盤外,同志及酷兒團體也成為宗教團體所發難的對象。儘管同志議題是抵觸許多傳統與保守的教義的,但從宗教觀點解讀同志議題並非完全無轉圜之地(Snaders, 1996)。眾所皆知,天主教教堂(Catholic Church)在歐洲許多國家具有十分之影響力,同志及酷兒無疑牴觸傳統教廷的教義(Ayoub, 2014)。然而今日,許多歐洲國家對於同志及酷兒團體之態度已不復以往,甚至保守的梵蒂岡,對於同志及酷兒團體採取更寬容的解讀(Gallagher and Burke, 2014)。例如,斯洛維尼亞也是多數人民信仰羅馬天主教(Catholic Church)的國家,但在2006年,該國也通過同志伴侶法案,既使尚未通過同志婚姻法,但對於保守及傳統的天主教廷國家而言,相較以往,對於同志的態度明顯更加寬容與接受。

教宗方濟各(Pop Francis)也提出有別先前教宗對於同志及酷兒團體更前衛的見解,特別是在「性別理論」(gender theory)的詮釋上,他提及:「即使因為在天生的生理上,人類被區分為男性或女性,但人類有權利決定,看待自己為男性、女性,甚至其他。」更提及教堂歡迎任何的人民,在基督之前,祂不會因為來者是同志,而請他(她)離開(Squires, 2016)。雖然教宗方濟尚未公開表態支持同志婚姻,但其對同志團體的友善及支持態度,也證明了並非以宗教的觀點切入,同志的認同或相關議題是無轉圜餘地。

從上述政治及宗教的角度觀之,我們必須再次思考,哪些是身為一個人所應有的基本權利?人權應超越宗教、性別、性傾向、甚至是種族,若以此點角度切入,或許用更多元、同理及包容的心態,思考長久以來我們所習以為常的權利或普世價值,似乎大部份是源自於當權者的觀點。因此,若以此傳統價值,繼續詮釋少數團體所應有的權利,則很難期待這些團體真正的聲音可以被正視。

值得慶幸的是,在2017年5月24日,台灣大法官釋憲,針對民法婚姻僅限於男女有效之規定違憲,對於亞洲同志人權不友善的環境下,可謂一劑強心針,但在面臨傳統的保守團體及部分宗教團體的反對及種種政治因素下,未來許多挑戰仍正在等著台灣去面對。結婚對於一些人而言,或許是輕而易舉的權利,但對於許多同志及酷兒團體而言,或許是一種奢侈,期待台灣能成為亞洲人權的領頭羊,讓世界知道,平等將因愛與包容而被實踐。

文:陳俞亨 Steven(英國格拉斯哥大學人權與國際政治研究所畢業,對於人權議題,包括女權、移民、難民、兒童、同志及監獄人權等深感興趣)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