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言論自由」對反同方不是問題,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受過任何限制

2017-09-17.14:43:52
 


▲Photo Credit: 守護幸福家庭行動聯盟

〔2017-09-16 關鍵評論網 報導〕 反同者經常主張他們有「言論自由」,反同的意見應該被包容。最近有位國中校長投書媒體討論同性婚姻合法化爭議,也是主張反同者的意見應該也要被尊重,獲得公平表達的機會。然而,如同另一篇投書回應指出,反同陣營在人力和財力上從來就不是弱勢,發言聲量從來就不小。

然而,反同方經常自限於異性戀霸權思維,每當挺同方一一指正他們的論點時,他們就會氣急敗壞,覺得被羞辱了,轉而指責媒體不公、挺同方太過強勢。當反同方無法以理性邏輯說服他人,又不願意接受別人的批評,他們就轉移話題檢討別人態度不佳、媒體偏頗。總之,千錯萬錯都是別人的錯。

這篇國中校長投書甚至引用哲學家約翰・羅爾斯(John Rawls)的正義論支持反同團體發聲,但諷刺的是約翰・羅爾斯本人是支持同性婚姻的,也有其他學者引用他的觀點支持同性婚姻合法化。美國公共電視網(Public Broadcasting Service)在2004年曾製作專題介紹約翰・羅爾斯,該節目訪問賓州大學山繆・費里曼(Samuel Freeman)教授,他有許多著作關於約翰・羅爾斯的政治哲學,也是劍橋大學出版社《約翰・羅爾斯文集》(The Cambridge Companion to Rawls and the Collected Papers of John Rawls)的主編,他在訪談中就明確指出:「約翰・羅爾斯也支持同性婚姻。」

反同方不缺「言論自由」

每當反同者受到批評,他們就會說反同方也有表達意見的言論自由,他們的觀點也應該被尊重,正如同該文作者結論強調:「挺同與反同者都很重要,應該給予公平表達的機會,曝光的平等、媒體報導的平等。」的確,反同者也有表達意見的言論自由。事實上,在近年同性婚姻、性別平等教育、性傾向扭轉治療爭議中,反同方一直都有積極表達意見,媒體會報導反同方的記者會、刊登他們的投書、新聞稿。甚至還有保守基督教媒體,例如風向新聞,積極報導反同團體動態、引介外國的反同論點,反同方根本就不缺發言平台。

此外,去年反同團體重金購買的電視黃金時段,播放「百萬家庭站出來」系列,主張同性婚姻合法化將導致「爸爸媽媽不見了!爺爺奶奶消失了!」。雖然有很多民眾向國家通訊傳播委員會(NCC)檢舉,但最後NCC仍以「言論自由」為由不開罰。反同團體不但有錢高調宣傳反同理念,而且政府還他們極端的反同論點包含在言論自由的範圍之內。「言論自由」對於反同方根本不是一個問題,反同方根本沒有在「言論自由」上受過任何限制。

反同的「言論自由」是什麼?

更進一步來說,「言論自由」根本是一個反同方的假議題。仔細看反同方高喊「言論自由」的情境,都是當他們的論點遭受批判質疑,尤其是當他們論點明顯站不住腳的時候,他們就會喊出「言論自由」捍衛自己反同的聲音。因此,真正讓反同方不開心的事實是:不只是反同方有言論自由,挺同方也有言論自由。反同方真正要的「言論自由」是他們的論點不必接受公共檢驗,當他們主張反同意見時,不會有其他人出來挑戰。


▲Photo Credit: Olivia Yang/The News Lens

同時,我們有必要重新思考何謂「言論自由」?言論自由並不只是讓各種意見、觀點都可以任意表達,否則明顯的仇恨、毀謗、造謠等言論,法律都不應該介入處理。言論自由是用來促進社會溝通,透過各種意見的交流或競爭,讓社會變成更好。因此,當反同方以「言論自由」捍衛反同發言時,同時又拒絕被批評、拒絕接受公共檢驗,他們在精神上根本就是反言論自由。

此外,當我們思考「言論自由」時,也必須考量公共對話的倫理,言論自由不等於容忍任何明顯惡意扭曲的訊息。畢竟,這些扭曲的資訊只會讓社會溝通變得更加困難。舉例來說,風向新聞曾經報導美國社會學家反對同性婚姻、同志不適合成為父母,但事實上該文提到許多學者是支持多元家庭;在2015年美國同性婚姻全國合法化之前,美國社會學學會(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也曾向最高法院提供「法庭之友」的專業組織意見書,文中明確支持婚姻平權,認為同志家庭適合養育孩子。

反同者一邊喊著言論自由,一邊散播明顯扭曲的資訊,像是風向新聞這種惡意扭曲的反同文章不但不會促進公共對話,甚至會加深社會歧見,讓社會更無法溝通。他們不但誤解了「言論自由」,也是民主社會的災難。

總之,反同方從來就不缺言論自由,媒體也沒有虧待過反同方,反同方甚至有錢營運媒體、購買廣告。反同方一再喊出「言論自由」,只是為了捍衛他們各種沒有實質證據基礎的論點,最後他們若不是拒絕進入實質的公共對話,就是用錯誤的訊息導引社會對話。

反同方並不是在公共對話或理性辯論的前提下談「言論自由」,他們所謂的「言論自由」就是讓反同方可以恣意發聲影響社會、公共政策,卻不受批評檢驗。反同方主張的「言論自由」根本就不是一個言論自由的問題,他們對於「言論自由」的期待,甚至就是反言論自由!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資料來源:The News Lens 關鍵評論網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