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想生孩子沒很難,先準備100萬就好:100對同志爸媽的異國求子辛酸路

2017-09-26.08:00:23
 


▲示意圖,非當事人;攝於9月3日台北萬華「許我們一個未來-愛情故事館」特展

〔2017-09-20 風傳媒 報導〕 當反同勢力仍在高呼「通過同性婚姻會降低生育率」之時,在台灣,早已有超過100對同志伴侶透過人工生殖誕下下一代、養育超過200個孩子。據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以下簡稱同家會)副理事長蔡尚文表示,這100對同志雙親還只是目前能接觸到的而已,實際上可能更多。

而小E跟小M(化名),便是其中一對女同志媽媽,育有一對龍鳳胎。

4年前,台灣同性婚姻尚未看到一絲曙光,即便小E跟小M在交往7年之時打算生孩子,她們還沒結婚、身份證是「單身」,依法在台灣無法利用人工生殖生孩子,於是在做足準備後,兩人的異國求子之旅就此展開。

台灣人工生殖技術世界頂尖 同志卻無法利用、被迫異國求子

小E非常喜歡小孩,她在20歲時就已期許:「30歲以前無論是單身或有伴侶,我都要自己排除萬難去人工人殖做小孩。」與小M相戀7年後,兩人也差不多30歲了,考慮到日後年紀越大越沒體力帶孩子,她們雖然還未結婚,仍決定開始孕育下一代。

同志該如何生孩子?同家會副理事長蔡尚文表示,台灣雖有相當進步的人工生殖技術,卻禁止單身者利用,因此過去同志會使出一些奇招,例如兩對男女同志好友互相「幫忙」,然而,將精液滴入體內的受孕成功率極低,這招不可行。

若要保障受孕,就得用成功率高的「滴精」技術──人工生殖。2007年《人工生殖法》尚未嚴格執行前,有些同志也會騙醫生說丈夫在中國無法回來、打混摸魚偷生,只是現在這招已經不可能。

「除非醫生真的很熟,不然他不會幫你。」蔡尚文強調。想要孩子卻無法利用人工生殖的情況下,同志只能到外國生小孩了。而小E跟小M,就是決定先到泰國進行人工受孕(目前泰國已經禁止)、再到美國待產。

100萬只是基本、男同志生子價碼乘以4 還不一定會成功

同志生小孩到底要準備多少錢?小E表示,當初她與小M決定生龍鳳胎,兩人光是取卵就花費台幣50萬元,若一次只懷一個的話則是30–35萬之間,然而她們第一次懷孕沒準備好、沒有受孕成功,就只好再來一次。

第二次受孕時是以小M的卵子受精、再植入小E的子宮裡,這次她們成功受孕後待滿3個月才回台灣報喜,之後又赴美國待產。零零總總醫療費用加起來,小E說至少80萬起跳,這還不包括機票、住宿費、生活費,而且美國醫師提醒小E,之後費用還會提高。

若男同志想生孩子的話就更貴了,小E提醒費用至少4倍、400萬,畢竟還得負擔代理孕母的營養費用等。小E也分享,曾有男同志朋友因為泰國禁止人工生殖、必須將胚胎運到寮國或柬埔寨受孕,被仲介勒索多餘費用:「仲介雖然會講中文,但你的胚胎放在別人身上要帶去別的地方,你就會擔心。」

人工生殖的辛苦,絕不只費用。小E說自己曾是看到針頭就會嚇哭的人,取卵卻必須天天打排卵針、抽血,又不確定到底能否成功,過程可謂相當煎熬。懷孕的辛苦更不必多說了,孕吐、全身冒痘發癢、水腫腫到鼻子比蓮霧大,這些事情在小E身上一項沒少。

費盡千辛萬苦養育小孩 法律上卻仍只是陌生人

儘管生孩子過程艱辛,同志終究是有能力生小孩的,然而蔡尚文指出,目前同志想生孩子的主要問題,其實有兩個。

第一,同性婚姻合法化尚未通過,同志無法結婚,而單身者是不能以人工生殖生小孩的,這點讓他感嘆:「既然我們有這麼自豪的人工生殖技術,還可以向全世界驕傲,為什麼我們不能讓比較沒有(代理孕母)問題的女同志、或是單身女性來使用?」

第二,問題在「孩子是誰的」。在現今法規下,孩子只能歸給同志伴侶其中一位,這會讓「不是爸爸/媽媽」的一方相當恐懼,覺得自己跟孩子只是陌生人、甚至自認只是代理孕母,這也成了許多爭執的導火線。

而在一方沒有親權的情況下,明明是家長,卻可能連孩子打點滴都不能做決定,一個更荒謬的例子是,曾有位同志將孩子的親權委託給伴侶,後來她去替孩子領護照時,被拒絕了:「政府說,不行喔,你委託給另外一個人了!」

如果異性戀想要小孩不必特地飛到國外去花100萬、400萬,為何同志就必須這般辛苦?當政府高呼拯救生育率的同時,社會上還有一批想生小孩、能生小孩而被禁止生育的伴侶存在,也有200多個同志生下的孩子擁有幸福家庭,卻跟其中一位養育者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這一題,該怎麼解?2016年大法官釋憲裁定「禁止同婚」違法只是一個起點而已,若要實踐真正的平權,台灣要走的路還很長,而很多人都還在等待希望。

【資料來源:風傳媒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