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hearsay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玩壞男孩》給腐同志看的BL片

2017-10-22.16:22:59
 


▲Photo Credit:酷兒影展提供

〔2017-10-20 關鍵評論網 報導〕 泰國應該是全世界同志文化最奇特的國家了。當今泰國社會不僅對同志較友善,對於各種性周邊、性商業、性另類等等,也都有很高的包容力,例如跨性別在其他國家可能是議題,但在泰國,人妖基本上就是日常。這份對於性/同性戀的自在,也反映在影視文化中。泰國的同志電影很少談刻板僵硬的「同志議題」,有時候反而更像異性戀故事的「同志版」,各類同志故事/同志人物五顏六色,遍地開花。

泰國導演翁坡恩.基提伽瑪拉(Oompon Kitikamara)2017年的作品《玩壞男孩》(Playboy)即是一部非常奇特的「同志片」。這部電影空間是某個「城市」,但是視覺場景只是一片廢墟,一個廢棄的樓房,滿地頹杞磚石,以及一片荒蕪的戶外。故事的主角是「櫻桃幫」,應該是性工作的男孩。他們在這片廢墟中走來走去,互相愛來愛去,恨來恨去,而有一股潛在的,暴力的,黑暗的,痛苦的力量,牽制著這群男生...... 電影的一開始就非常「痛苦」:一個全身鞭痕的年輕男孩,接受另一個年輕男孩的鞭打,兩人的權力/性愛關係不停變換,衍生出了一整個迷離的愛慾世界。

《玩壞男孩》的故事內涵與風格美學極簡,很像是BL版的阿比查邦。東亞與東南亞的BL社群,一度仿若隱形的秘密組織,如今卻大舉入侵流行文化。BL世界基本上就是腐女們幻想世界-一種由非常純淨男性肉體以及絕對的感情關係建構出的性幻想理想國。泰國的BL文化非常厲害,泰國男生有著濃纖合度的體型,不像西方男子那樣「大隻」,而是一種含蓄的飽滿修長,再加上一副濃眉大眼,泰國年輕男生,根本天生就是當BL主角的。

《玩壞男孩》中的每個男生,都是典型的泰國BL男孩,可愛的要死;只不過,這部片的男孩子脫掉了「天府泰劇」中乾淨的藍短褲白衫高中服,只剩下一條白色透明小內褲,或者什麼都沒穿,全裸。


▲Photo Credit:酷兒影展提供

BL故事大部份清新美好,《玩壞男孩》呈現的是一種暴裂的BL,有點類似早期BL師奶尾崎南《絕愛1989》系列作品的人物,充滿激烈的言詞,激烈的行為,激烈的愛或恨。這部片的故事理論上是在講幫派/黑幫,但是我們看到的,卻是一群半裸男生在廢墟爛公寓裡面互相扭打、咆哮、大吼大叫、互相鞭打、互甩巴掌、撕頭髮、暴力虐待、拿槍指著頭,或者:互幹。角色之間的對話/溝通方式,也沒有邏輯必然性,例如:「怎樣......不怎樣......你有問題嗎......你想死嗎......你這賤人。」這類對白或溝通,似乎並無助於推動劇情,而是營造一個氛圍,一種「絕愛」式的激烈之愛。

《玩壞男孩》也沿用了日本的「粉紅電影」-一種盛行於1960年代的軟調色情片,特色是有劇情,不露第三點,除此之外,盡量大搞特搞,各種皮革、綁縛、性虐待、性變態等等,全部都ok;也因此「粉紅電影」的故事多半非常誇張,《玩壞男孩》中的性愛互動,都是粉紅電影的高度。

片中的「攻」都是「鬼畜攻」,會用道具折磨人,還有射精、女性自慰、囚禁虐待等等,向偉大的粉紅電影致敬。腐女把BL當成幻想;但是男同志不要幻想,要的是真真實實的肉/器官/慾望,《玩壞男孩》大量的激烈「性」行為,以及褪去高中制服的男生肉體,或許滿足了不喜BL的男同志。


▲2017 酷兒影展情慾狂放單元 《玩壞男孩》(Playboy) 預告 - YouTube.

翁坡恩.基提伽瑪拉在台灣BL圈小有名氣,因為他的演員都是泰國小鮮肉,例如本片的主角MAC演過《深夜的紅酒》以及翁坡恩.基提伽瑪拉的前作《苦甜巧克力》;另一位小鮮肉演員GUN演過更多膾炙人口的腐劇/BL電影,包括《苦甜巧克力》,《藍色時分》 (台北電影節曾放過),《愛情來了2》等等。

翁坡恩.基提伽瑪拉幾乎都在用BL演員拍同志片,放棄較受同志喜愛的泰國肌肉男;卻把BL的鮮美肉體放進一個黑暗世界,用一份極簡,一份藝術性,加進一些剝削電影/粉紅電影的辛辣刺激,創造出他個人奇異的同志電影風格。而他的電影除了很色,也和阿比查邦有著人文上的共通性:兩個導演都用電影,描寫一個惡化中的泰國。


▲2017 酷兒影展 TIQFF │ 完整預告片

名稱:2017酷兒影展
時間:2017/10/20-11/19
地點:台北新光影城、台中萬代福影城、高雄市總圖

本文作者 但唐謨: 寫影評,喜愛恐怖電影,養狗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