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回顧芬蘭通過同性婚姻權修法的故事,我只想說「蔡總統,你的政府在落漆」

2017-11-26.16:01:06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2017-11-21 關鍵評論網 報導〕 以下是去年11月28日寫的,有稍微修改一些用字。那時有反同團體用〈歐洲人權法院:同性婚姻不是人權〉的聳動標題文章來論說婚姻不是人權的觀點。現在回顧,其實很有趣,因為連原本堅持不改婚姻法的德國,都不得不修法了。

但我們台灣從大法官釋憲後,仍然一堆人堅持立專法,還有一堆人借用反同名義要罷免立委。通姦除罪、公投法補正、亞泥礦權爭議、勞基法修改、虹膜⋯⋯,蔡總統,你的政府在落漆。

1996年一對芬蘭男女結婚共組家庭,2002年這對夫妻迎來自己的孩子;但這個平凡家庭的丈夫,心中藏著秘密:他從小就認為自己應該是女性。

這位男士A原本以為可以面對並處理好自己的心理狀態,但從2004年起,身心認知上的錯亂嚴重影響他的生活。2005年他開始尋求醫生的診斷與治療,2006年4月,他被確診為transsexual,於是將自己的名字改為陰性詞,並以女性的身份過日子;2009年9月,她接受變性手術,從此成為身心兩方面完整的女性。

2007年A要求當地政府將自己的駕照、護照等身份證明文件的性別辨識碼改為女性,因為A認為,每次使用證件的時候,她的性別認同這個應該高度隱密的個人隱私,就會暴露出來,而且這也和她的性別認同現狀不符。

一週後當地政府拒絕A的申請,因為依照芬蘭性別認同法,更改性別碼的申請人必須是:1. 未婚;或者,2. 已婚但出具配偶的性別認同書。否則無法更改身份識別。但那時A的配偶B並未出具同意書。

原因是,依照芬蘭法律,一旦婚姻中的一方確認變性,政府部門收到同意書後,原先的婚姻關係,就將自動變成同性伴侶。但這是A與B都無法接受的結果,因為B認為自己不是同性戀,A認為一旦婚姻改成伴侶,她和孩子間的關係該如何定位?所以A到法院狀告當地政府。

芬蘭法院的判決是,A可以選擇:
1.不改識別碼,因為芬蘭政府並未要求變性人去修改官方登記。
2.非要改識別碼,又不願更改婚姻註記,那請離婚吧。

此外,依照《變性人權益法》,A在法律上永遠都是孩子的父親,孩子的官方紀錄也永遠是婚生子。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這對夫妻都是虔誠的路德宗教徒,離婚是不可能的選項,但A對變性的隱私一直從證件上被揭露深感困擾,於是一路告到芬蘭最高法院,以及歐洲人權法院,但最後的判決都維持地方法院原判。

歐洲人權法院的判決是基於:

雖然原告只要求維持自己變性前的婚姻關係,但若接受原告之見解,等於必須強制芬蘭接受同性婚姻權;儘管這時同性婚姻權相關法律芬蘭國會正在審查中。

對於同性婚姻,當時的締約國並無共識,根據裁量餘地原則 (margin of appreciation),人權法庭無權要求締約國接受特定的同性婚姻權見解。

對於同性伴侶權益,芬蘭已經立法將其在法律上幾乎等同於婚姻,依照輔助性原則 (principle of subsidiarity),在沒有迫切的侵害人權事實下,法院不欲更改芬蘭法院依照現行法律的判決。

總之,依照芬蘭當時的法律,A不可能既維持婚姻關係,又更改官方的性別註記。值得注意的是,全部17位法官,有三位 (András Sajó, Helen Keller, Paul Lemmens) 提出不同意見書,三位法官認為,芬蘭法律未能清楚辨別此案原告處境和同性婚姻的差別,使得原告陷入法律困境,這是芬蘭立法當局應該能避免卻未能造成的,因此必須給與原告在法律上的補償。

與挪威、瑞典不同,芬蘭原先並無同性婚姻權,而是另立同性伴侶法,有其歷史與宗教因素。

根據1900年統計,98%芬蘭人信奉基督教路德宗(也就是一般說的信義宗或信義會),2000年仍有85%是教徒;直到今日,路德宗仍然是芬蘭法律明定的國教。

原先芬蘭並無成文憲法,1995年他們組成立憲會議,開始討論建立一部符合現代法律精神的憲法。2000年立法完成,儘管內容符合現代社會對人權的保障,但在婚姻關係上仍然維持路德宗僅限一男一女的婚姻觀,也寫入2001年的新婚姻法;但為保障同性社群,另立伴侶法。

但芬蘭國內一直有關於同性伴侶法是歧視的觀點,於是2010年有一場全國性的調查與討論;在這年的電視辯論上,路德宗的幾位牧師嚴重失言,讓路德宗信徒人數一年內幾乎少掉5%;同時,2011年國會改選,親路德宗的議員大量落選,2014年12月12日國會表決中以101-90通過同性婚姻權。由於許多相關法律必須修改,執行上2017年3月1日開始,原先的同性伴侶將直接轉成婚姻關係,同時也開始接受新的同性結婚登記。

此案於 2014年6月11日在歐洲人權法庭宣判,判決書於同年7月16日公佈;7月24日,在 C-Fam(Center for Family & Human Rights) 工作的律師 Stefano Gennarini 依據此案的判決,寫了一篇名為〈European Court: Gay Marriage is not a Human Right〉的評論報導,七月卅日有人翻譯成漢文〈歐洲人權法院:同性婚姻不是人權〉,發表在台灣守護家庭網站上。

C-Fam這個組織,最簡單的類比就是位於美國紐約的護家萌,在關於墮胎、變性人、同性婚姻等聯合國可能會討論的人權議題上,這個組織扮演的角色就像此時台灣的某些反同婚團體。Stefano Gennarini身為在那個團體工作的律師,以立場超越專業,整本41頁的判決書,只取出第19頁71小節的最後一句 (The Court thus regarded civil partnership as an adequate option.),就寫聳動標題滿是偏見的文章;使人頗懷疑這位律師打官司的勝率幾何?

然而,最讓人質疑的是,判決後不到半年,芬蘭就通過同性婚姻權修法,將婚姻的定義改為不論性別的兩人,此案原告的困境也就解決了;但無論C-Fam或者台灣守護家庭網都沒有這個後續追蹤報導,實為憾事!同時,請記得婚姻權爭議如何在短短幾年內使一國國教流失大量信徒(2015年統計73%芬蘭人信奉路德宗),並徹底改變國會議員生態。

本文作者為 黎時潮,原文發表於此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