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男同志讀白,望同志有天不用隱藏:你有見過異性戀要出櫃?

2017-11-26.16:52:45
 


▲圖/香港01

〔2017-11-24 香港01 報導〕 你沒有聽錯,這夜九龍佑寧堂傳來歌聲,是我們同志合唱團的歌聲。這教會借出場地讓我們一班同志練歌,準備周六同志遊行的表演。以前我從沒想過有教會接納同志。

十年前我開始信基督教,當時那個教會團契認為同性戀是罪,相信人人都是異性戀者。我也很疑惑,於是試着與一個別人覺得很漂亮的女生約會,卻更肯定自己對女性沒有戀愛感覺。我不認同世上只得異性戀,所以我決定離開團契,亦反問為何性取向要偷偷摸摸地藏在心底。直至近兩年,我加入這個同志合唱團,打正旗幟告訴別人我們就是同性戀,這樣誠實地做自己才漸感到活着的實感。

我曾試與女孩約會

當年她是我在美國讀書遇上的,她很漂亮,我一度覺得若她能當我女友,拖住佢出街會好威水,這樣亦或符合社會、教會和家人的期望。但與她吃過一頓飯後,我感覺自己根本不能投入異性戀的關係。我開始詰問為何這個教會歧視同性戀之餘,想法亦只得二元黑白,不鼓勵人多元思考?

當時我又問室友,神原本造的第一人是否沒有性別,是衪造女人之後,才分別再造男和女性器官於他們身上,要求他們就此相愛及繁衍後代?室友說問來多餘:「點解你唔問自己有十隻手指,唔係生廿隻手指?」我卻覺得人的內在很奧妙,很想知道答案。


▲我覺得對人不老實,對自己不老實,生命就好像沒有活過。

對自己不誠實就白活一場

於是,我嘗試從我的主修生物學尋找答案,以這些概念解釋自己的性取向。在我認知裏,一個胚胎在母體初期內沒有性別,男或女的性器官皆由同一細胞組織演變出來,每人的體內也有男和女的荷爾蒙,故性別其實非外表或性徵的這樣單一。同時,每人體內同時亦有弗洛蒙來吸引別人;當有男孩經過,我體內的「接收器」會對男性的弗洛蒙較敏感、較被刺激到;若是異性戀男生,他的「接收器」比例上對女生的弗洛蒙更敏感,這讓我明白何以女生於我說並不夠吸引。

這些理性科學漸讓我不再疑惑。

從小我便對男生滿有好感,很想保護他們。直至20歲出頭,仍在懷疑自己的性向。大學上哲學課時,老師說,若不能誠實做自己,彷彿白活一場。我才敲問自己,真實的我長什麼樣。我順着自己心意,結識了男朋友,也向家人出了櫃,這不是要向別人交代什麼,而是一個接受自己的過程。


▲我是個幸運的同志,至今活了34年,大概這在大學時期對自己性向有點迷惘。

媽,其實我是男同志

不過,老媽一度無法接受我。出櫃初年,她總找機會逼我相親,大讚這個女孩不錯,那個女孩條件很好,想我快點結婚生仔,完成我的人生任務,與妻子老去讓下一代照顧。我反問阿媽,若妳的丈夫是個男同志,根本不愛妳,你會否傷心透?我不想將一段關係建立在謊言之上,欺騙她說我愛她。

我用了十年時間讓媽媽漸漸接受我的性傾向。她或見我過得很快樂,又經濟獨立,開始覺得喜歡同性沒什麼大不了。近來60多歲的她見到我的外籍男友,竟然像外國人般熱情主動擁抱他。她終擁抱了我的同志身份。


▲每周我們定期在佑寧堂練歌,相信更多人看到我們表演,音樂和歌聲能連繫人,包括一些不認同同志的人。

你有見過有異性戀要出櫃嗎?

當年我先向家姐出櫃,她再轉述給爸媽哥哥。我很少在親友面前主動提自己喜歡同性。為什麼喜歡誰就要周圍講,你見過異性戀者周圍講嗎?我只想有天同志不用再以「出櫃」來交代自己喜歡的對象,有不同性取向是多麼自然的事。

但宗教似乎不認同同性戀是自然的事?

有十年時間我很抗拒基督教及其教徒,總覺得他們歧視我們。以前我只會去gay bar找朋友歡聚,那是一個地下世界,走出酒吧大家繼續「收收埋埋」。後來發現外國有許多同志合唱團都能於主流場合演出,同志以歌聲宣揚性向多元,何以香港沒有?於是有幾個朋友成立了The Harmonics,我也參加並成為團長。起初只有十個團員,當中也有直人(異性戀者),現在已累積了50人加入。我們分高中低音等聲部,合起來是諧和的歌聲。

縱然至今我們只參加過性小眾活動如關懷愛滋籌款、Pink Dot嘉年華,但這幾年以同志這身份放聲唱歌,人變得開懷,亦感覺到有一班人互相支持。


▲美國的同志合唱團曾到白宮演出,雖然我們至今還未獲邀到主流活動,但希望有這一天。

大概憎恨是源於不理解吧​

有次在倫敦交流,有人告訴我,香港有教會接受同志,例如九龍佑寧堂,我便重新與教會的人聯繫上。佑寧堂牧師說愛是平等,同志不應被歧視,又借場予我們定期練歌,教會內有性小眾主題亦邀請我們獻唱。

過去我們備受指責,我想有人憎恨同志是源於不理解吧,與其繼續以社會既定的價值觀來審判我們,何不重新看看每個同志其實是一個怎樣的人。若你依然無法認同同志,不如來聽歌,透過音樂我們或有共鳴。星期六我們會唱Michael Jackson的《Man in the Mirror》、張國榮的《我》等歌,都是關於自由與平等。還有一首流行歌叫《女神》像是說無論是男或女,直或攣,我們都似乎在為社會的一套標準而活,否則會被歧視,但有句歌詞問道:「你既自然閃亮沒有說謊,為什麼需要世人饒恕自信迫降?」

我坦然說我喜歡男人,因為若連自己都恐懼社會,等於向歧視屈服。


▲每當受不了解我們的教徒質疑,我應一句:「你的神說到世界末日才審判世人,你憑什麼現在就審判我?」現在我沒有信教,但仍相信那個神愛所有人。

編按:教會點睇同性戀?

讓同志合唱團The Harmonics練歌的九龍佑寧堂,牧師王美鳳說《聖經》一些經文雖曾提及反對同性性行為,但必須要與文中當時的社會環境、政治和宗教背景結合。「我們尊重《聖經》是基督教的重要書卷,帶出宗教訊息,但我們最終的理解,還是神是愛所有人的,不論他們的性傾向。不能簡單地指同性戀是罪,便把一些性小眾邊緣化和排斥。」她認為,性小眾如其他群體,都應平等對待。「主流的是異性戀愛制度,但社會確是存在有人喜歡同性,他們也有權利去愛自己喜歡的人。」王美鳳說。

【資料來源:香港01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