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hearsay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第54屆金馬獎最佳動畫主角同志現真身:「十蚊一啖」只盼被看見

2017-12-06.01:49:29
 


▲圖/香港01

〔2017-12-01 香港01 報導〕 台灣金馬獎鎂光燈背後,還有他。尹浩威(威威),21歲「半出櫃」男同志,正是今屆金馬獎最佳動畫短片獎《暗房夜空》真實原形,由同志平權意識更抬頭的的台灣頒授此奬,可謂五味紛陳。自封「最誠實」受訪者的威威,於關注男性工作者團體工作,更是年輕一輩中願走前線參與同運的核心要員。

是次嘴含「豹子膽」,不介意父親得悉其身分後,掀起腥風血雨,全因他冀現身說法,讓同志於大眾社會上「被看見」。片中的他,眼中菊花及玫瑰花閃爍交錯,世界彩虹旗飄搖,現實之中,他但願隱匿暗角的性小眾遍地開花,瞧見雨後雙虹。


▲威威於今年的同志遊行中,掛上「十蚊一啖,同志遊行大平賣」的招牌,結果遭網絡公審。他反擊指網上言論無成本,強調身體自主並無問題。(受訪者提供)

《暗房夜空》是公開大學創意藝術學系畢業生黃俊朗、黃梓瑩及石家俊的作品,以威威的同志故事為題,透過動畫形式細述其內心掙扎及對社會的無力感,以及面對父親卻有口難言、未能坦誠自白出櫃心跡。

曾困於社會道德枷鎖

男男性愛,你說這是傷風敗俗,他說這是身體自主。二年級如廁時,威威一時之念伸手觸碰男同學下體,雖然事後遭對方家長責難,但龍陽慾望沒被澆熄,更迅速蔓延。

威威性傾向沒困惑,成長期間卻在愛與性的泥濘中不斷探索,他中二開始留意G片(男同志色情片),15歲開始上網識人拍拖,繼而在同志圈子打滾,從虛擬走到真實、從望梅止渴步向親身試愛,他經歷過不少錯愛春秋,也在不同男伴胸膛留過淚痕,換來焦頭爛額,但亦讓他明白到愛與慾不必掛上等號,享受性歡愉無罪可言,與不同性伴交換溫柔亦屬個人自由。

別以為威威生來已如此狂野,他直言曾被社會道德枷鎖重重包圍,自覺身體污糟不堪,但經歷過長達數年的內心掙扎後,他已「睇化哂」,亦懶理外間的冷嘲熱諷,「我哋已經被定義為邊緣,點解仲要跟隨主流,壓抑我哋嘅真正需要呢?」


▲《暗房夜空》以威威的真實故事為藍本,手持火柴點燃火光是威威最喜歡的其中一幕。《暗房夜空》短片截圖)

任大專同志組織主席 畢業禮舉彩虹旗抗議

中學時期的威威,仍處於自我探索階段,真正走上同運抗爭路,始於大專時期。他就讀明愛專上學院社工系,更加入跨校同志平權組織「大專同志行動」成為主席,明愛是香港唯一的天主教專上學府,近年以邁向天主教大學為目標,校方如何處理同志議題這個燙手山芋,亦成為同學的注目點。威威曾經連續兩年,帶領同學於畢業禮舉彩虹旗抗議,反對校方打壓在校舉辦性文化節,以及狠斥時任助理主教楊鳴章以吸毒比喻同性戀,亦不時於同運中組織活動。

以同志身分入讀天主教大專,他坦言包袱不大,但曾經試過於Whatsapp群組中宣傳同志遊行,遭有宗教背景的同學指責他以「party」(派對)形容言辭不當,「話我特登混淆視聽,引導啲唔知頭唔知路的同學去支持同志」。他激心又勞氣,結果雙方唇槍舌戰,展開長達兩小時對罵,最終雖然各持己見,但他仍慶幸同學願意開心見誠攤出議題討論,「起碼我會知道你心中諗法,畀機會我解釋你聽,你可以唔認同我,但批評之前,必須立體了解我。」

儘管口中強悍,但他坦言被誤解時仍會委屈難過,「始終我都有血有肉,好彩中學時有老師曾經同我講,『你的能力唔會因為你的身份而局限』,當時瞬間感到被認同,亦都令我銘記到現在。」


▲威威深信世界大同,上星期舉行的移工同志遊行亦見其身影,與一眾外傭及移工同志爭取平權。(受訪者提供)

同志遊行赤裸上身 只因憤憤不平

彩虹旗下,總不缺他的身影。由最初姿態曖昧不明、只穿普通T-shirt撐場,走到赤裸上身高舉「十蚊一啖,同志遊行大特賣」表明立場,即使事後遭網絡公審,他也在所不計,無悔行為。幾年光景之間如此巨大轉變,全因他對性小眾「被消失」憤憤不平。

男同志們的七情六慾,在日常生活中總被迫隱形,只能在深不見光的酒吧、按摩場及桑拿浴等「私領域」中任意流竄。於關注男性工作者團體「午夜藍」工作逾年,他深深體會到男性工作者及嫖客的邊緣化。這種無可奈何,更令他堅持把握「期間限定」、僅此一天的同志遊行場合「浮面」,爭取讓男同志於公共空間「被看見」。

堅持讓性小眾「被看見」是威威的宏願,制度不公則是他選擇「企出來」的主因。他認為,同志平權並不能單靠遊行「圍爐取暖」,且性小眾內部亦不斷互相自我消耗,不利同志發聲。對於今後發展,甚有表演慾的他冀可走入社區深耕細作 ,以藝術教育方式聯繫街坊,讓同志議題戰線擴闊領域,開拓更多大眾可塑性,「唔同人有唔同崗位,期望大家可以儲多啲彈藥,聚合唔同行動,得出最大公因數。」


▲威威的同志身分幾乎是公開的事,但一直未有直接向父親「出櫃」。(《暗房夜空》短片截圖)

未敢向父親「出櫃」 片中交待父子情

同志平權長路漫漫,他坦言對現時氛圍力不從心,但仍會堅持理念,「現在放棄的話,唔知仲有冇機會再做!」為了捍衛同志權益,可以去到幾盡?他不諱言自己偏向虎山行:「如果真係去到一個關鍵地步,寧願死,我都要繼續發聲!」

訪問期間,威威妙語連珠,但提到家人時則略顯收斂,他坦言保護家人,亦因爸爸未知其男同志身份所致。威威已先後向兩個家姐及媽媽「出櫃」,齊聲痛哭是他收回的直接反應,惟爸爸則一直被蒙在鼓裏,雙方關係時親是疏,面對這種遠距離的血緣親密,他選擇將「這話兒」暫收心中,「我無同佢出櫃,唔知佢知唔知道,佢都無問過,但佢一直都好支持我參與同運行動。」

短片其中一幕中,父親「撻著」火機,威威則燃起火柴,雖然方法有異,但其實最終⋯⋯所點燃的火花,不是同樣照亮着這個暗房夜空嗎?

【資料來源:香港01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