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global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男男變身女女戀,跨性別者自白:我愛這人,不論男女

2017-12-06.02:17:38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2017-12-03 蘋果日報 報導〕 香港11月25日舉行同志遊行,但社會上對性小眾的權利及想法,仍然存有很多歧見,8年前在泰國做了變性手術,由男兒身變做女兒身的Omena現身說法。

香港《蘋果日報》報導,Omena再次出來講述自身經歷,是因為在今年3月,她的伴侶經歷了同一過程,變成女兒身,Omena形容是「正式2個女生一起生活」。曾在中學擔任教學助理時,被學生形容是「人妖」的她,希望站出為一些對「性別認同障礙」的誤解,作一些解釋。

Omena說,雖然生而為男兒身,但「一直以來,都不覺得自己是男生」,回憶小學上性教育課時,被告知男孩青春期會長鬍鬚、聲音會變沉,便感到惶恐不安。

Omena還記得,因為她的行為舉止與男同學不同而被排擠,曾經「倒水彩在頭上」,當班長時,又被同學揶揄,Omena自言當時「無法跟男生玩;又不敢走去跟女生玩,所以什麼朋友都沒有」。

Omena一度想過輕生,直至偶然看書見到「性別認同障礙」確信自己是患者,決心要做變性手術。

Omena成年工作後有經濟基礎,才能實踐她的計劃,當時告知家人,母親反應較大,「我媽媽當場哭,哭到停不下來」。經過大半年的解釋,母親才漸漸接受她的決定。

Omena正式躺上手術床的那一刻,心跳如擂鼓,曾有一番掙扎,「一直在我身上的重擔,就在我面前好快可以放下了,但我又好擔心(手術不成功),可能我真是這樣睡著醒不過來」。但把心一橫想,「我不做手術,那我活下去有什麼意思?」最終沒打退堂鼓,並完成手術。

Omena指對她來說,別人的認同比身體的改變重要,「在學校裏,人們從叫我阿Sir,到叫我Miss,大家慢慢接受我,認同我的過程,是一開始最大的改變」。而身體上反而不難適應,「什麼好適應,好自然而然,講得直白點,以前我就不會去站著上洗手間」。

Omena感謝她的伴侶的支持,回憶兩人當初認識時,對方已經知道她的過去,也接受Omena做變性手術的決定,交往多年,正如Omena當初告知家人一樣,在毫無先兆下,伴侶竟也告知她打算「變性」的想法。

Omena說,「我當時以為她說要分手,(後來)我當場鬆了一口氣,這條路我走過,怎樣拉著他的手再走一次,對我來講都沒什麼困難。」

雖然聽到的一刻有驚訝的成份,但因伴侶本來就是柔弱型的男兒身,Omena指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經過商量後,Omena陪她去看心理醫生,肯定她不是「一時想錯了,是從小到大都有這個感受」,便開始3年的診療,包括看心理醫生、服用荷爾蒙等。

今年3月Omena陪伴侶到泰國做變性手術,手術過程順利,但因上下身手術同時做,痊癒時間所需較長,目前已經康復,並在家休息。

對於社會上對變性人的不同看法,Omena指出,社會能做到的「真正的包容」,就是可以容許不同性別認同人士追尋幸福。她說,目前和伴侶的愛情生活美滿,「我不想分異性戀或同性戀,反正我愛的就是他,我願意為他付出,無論什麼性別」。

Omena最後寄語,「性別認同障礙」如果是詛咒,她和伴侶就是「化腐朽為神奇」,用一個新的自己,重新來過。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香港《蘋果日報》提供

【資料來源:蘋果日報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