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曾發表恐同言論的Tim Hardaway,如何變成同志平權支持者?

2018-02-26.23:25:38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2018-02-24 關鍵評論網 報導〕 在NBA打滾了14個球季,曾經五度入選明星賽,五度入選聯盟前三隊陣容,生涯累積得分超過一萬五千分,還有一面2000年雪梨奧運籃球金牌,儘管從未得過總冠軍,但Tim Hardaway在金州勇士隊和邁阿密熱火隊時都曾是球隊核心,在勇士隊時,他和Mitch Richmond及Chris Mullin組成的「Run TMC」,是聯盟中進攻最華麗的組合,在熱火隊時他和Alonzo Mourning的內外搭配,也幫助熱火隊在東區維持強權地位數年,但是當Richmond、Mullin和Mourning都已經先後入選籃球名人堂時,從2003年球季後就高掛球鞋的Hardaway卻從未有機會得到籃球界的最高榮譽。

Hardaway不是沒有機會,他在2014、2015和2016年都曾經獲得提名,前兩年他甚至還入選最終候選名單,但最後還是緣慳一面。那可能是因為他在球場上的成績不夠顯赫,但也許更有可能是因為他在2007年的一席話。

2007年二月,已經離開NBA球場數年的John Amaechi宣告自己是同性戀,並且出版一本書述說自己在未出櫃時身為職業運動員的生活,有人給予支持,但Hardaway在接受邁阿密電台訪問時,卻說出了驚人之語。



「我討厭同志,我要表達這點。」Hardaway說:「我不喜歡同志,也不喜歡身邊有同志。我有同性戀恐懼症(homophobic)。我不喜歡,那不應該存在於這世界或是美國。」

當被問到他是否會接受現役NBA球員出櫃時,Hardaway說:「首先,我可不希望他在我們隊上。其次,如果他在我們隊上,我會真的跟他保持距離,因為⋯呃⋯我不覺得那是對的。我不覺得當我們在更衣室時,他也應該在更衣室。我可不想身在其中。」

身為Hardaway言論的對象,Amaechi說儘管自己的出櫃所得到的反應是絕大部分正面的,但是Hardaway的言論似乎也觸發了另外一邊人們的感受。

「Hardaway說的每個評論都是帶著恨。」Amaechi說:「我在一夜之間受到的電子郵件,有難以置信的比例應該要收到一個小箱子裡,以免我突然掛點。他就像是避雷針,開啟了某些人的閘門,讓他們決定自己可以說出一些可怕的言論。」

「我對於Tim Hardaway和像他那種人的言論只有這個感想⋯⋯這些是會污染空氣的骯髒言論。這些言論創造了一種環境,讓某些同性戀的悲劇得以發生。這些言論讓學校裡的年輕男同志和女同志的生命覺得悲慘。這些言論讓工作場所的男同志和女同志無法出櫃,還有他們可能在33個州因為身為同性戀而被罰款。那些就是問題的一部份。」Amaechi說。

除了Amaechi,Hardaway的言論當然招致激烈的批評,Pat Riley曾是Hardaway在熱火隊時的總教練,他在接受訪問時說那樣的態度「是不見容於這支球隊的」。

「我很驚訝於他使用的一些詞。如果你沒有好好思考,那是一個很不容易討論的主題。我知道Tim是個好人,我也很確定他現在一定希望自己可以收回那些話。我希望他不會因為所說的話而受到嚴厲批判。那樣的想法是不能被容忍的。就是不行。」Riley說。

當時已經退休的Hardaway是NBA大使,當他說出那些話時,正在拉斯維加斯參加明星賽活動,時任NBA總裁的David Stern迅速地下令禁止他繼續參與活動。

在Amaechi宣告出櫃之後的一個禮拜,Tim Hardaway為他的言論道歉。「身為非裔美國人,我很了解負面思考、仇恨想法和偏執心態。我對於自己的言論造成那樣的感受和反應感到後悔和抱歉。我特別要對我的球迷、朋友和邁阿密及芝加哥的家人致歉。我會努力檢視我的想法,會承認、欣賞並尊敬我們社會中所有人的不同之處。我對於在聯盟每年最重要的活動前夕造成的困窘感到後悔。」

就從那一刻起,Tim Hardaway成為了一個人們不能說出口的名字,像是被埋藏在深處的禁忌,沒有任何人願意靠近,除了他最親密的家人和朋友。

「我的家人和朋友來找我說『你在幹嘛?』,我和他們說話,他們讓我了解到那是錯誤的。」Hardaway說。

他的朋友介紹他認識邁阿密當地的女同性戀權利支持者Vanessa Brito,後者為Hardaway解釋他的言論會帶來多大的影響,引起許多霸凌,讓那些掙扎的人更為悲慘,那是他在說出口的時候完全沒有想到的。

Hardaway說:「當我說出那些話,人們會認為對他們丟石頭或霸凌他們是可以接受的。我只是想讓人們知道,我所說的話並不酷。我想要修正這一切。」

「當我開始讀到那些人發生了什麼事──孩子被毆打、霸凌甚至自殺──我才了解到我讓人們覺得嘲笑他們是可以的,是件讓我感覺很糟糕的事。」Hardaway說:「我並不是一個會霸凌的人。我不想要任何人去傷害其他人。我不想要任何人受到傷害。我不想要人們自殺。生命太過珍貴,我覺得自己讓一切變得更糟。」

Hardaway想到自己在芝加哥長大的時候,身邊也有一些同性戀的親友,甚至是和他相當親密的親戚。他說:「那時候我還是個孩子,大概12、13或14歲,我知道他有一些不同。但是我們從未去打擾或是嘲笑他。我們知道有一些不同,但是我們不會讓任何人去煩他。」

幾個月之後,Tim Hardaway來到了位在南邁阿密的「YES機構(YES Institute)」,該機構成立於1996年,一開始是為了解決同性戀少年少女的高自殺率,它開設了許多課程幫助家長、學生、護理人員、老師等各領域的人們了解同性戀、雙性戀和跨性別者,並且試圖保護年輕同性戀免於暴力或歧視。


▲Photo Credit: Yes Institute網站

儘管曾經在NBA球場上面對上萬觀眾,但當Hardaway走進「YES機構」時仍不免緊張。他說:「我很害怕,我不知道他們會怎麼回應我,但是你知道嗎?他們用張開的雙手擁抱我。那舒緩了我大部分的緊張。」

Hardaway沒有告訴記者,但是他去了一次又一次,他的照片登上「YES機構」的網頁,創辦人Martha Fugate寫了一封信放在網站,上頭寫著:「感謝他誠實但被錯誤引導的反應,Tim找上了『YES機構』,而他得到的教育不只是關於其他人,更是關於他自己。因為他是一個榜樣,也許其他人也會因此學到一課──希望在不幸的事發生之前。」

在恐同言論之後兩年多,Tim Hardaway才參加了第一個公開活動,那是在邁阿密為了「Trevor計畫」舉辦的募款餐會,那同樣也是為了防止同性戀青少女自殺所成立的組織。

在那之後,Hardaway逐漸成為同性戀平權運動的支持者。2011年五月,當芝加哥公牛隊的Joakim Noah因為侮辱同性戀的言詞被罰款五萬美元時,Hardaway在接受電台訪問時說:「他能做的就是負起責任,改變整個狀況,就像我所做的。我依然還在試著改正。人們會問起我,我會告訴他們說:『那都過去了,我要繼續往前。』我依然還在從中學習,那就像是我道路上的一塊阻礙。但是你依然得要向前行。我不會逃避,我不會說自己沒有說那些話,我還在改正。我了解自己說了什麼,那是錯誤的。」

同年八月,Hardaway參加了德州艾爾帕索(El Paso)的活動聲援該市市長John Cook,後者因為開放同性戀和未成婚男女的同居伴侶制度(domestic partnership)而被反對者提議罷免。儘管Hardaway不是出生於艾爾帕索,但他正是在德州大學艾爾帕索分校(University of Texas at El Paso)的時期打出名號,不但帶領球隊兩度打進NCAA巡迴賽,也為自己打開了日後進入NBA的大門。



「有他在這裡,我感到感謝。」Cook市長說:「那是我從未想到的。他基本上沒有被波及,但是願意為正確的事站出來。我覺得對於支持我的人來說,看到Tim經歷過這一切應該有著特別感受,這代表了他支持我們想要做到的。」

或許有人會覺得那只不過是一種公關,但德州大學艾爾帕索分校籃球助理教練Rus Bradburd並不這麼想,他說:「Tim重新思考他的感覺之後,展現了莫大的愛心。要一個名人道歉作為損害控管是一件事,但是在這件事上,Tim邁出了更大的一步:他現在要推動正確的行動,那就像是過去民權運動所遇到的掙扎。他在這樣一個不算是全國注目的地方推動平權這件事,也更加證明了他的真誠。」

對Hardaway來說,那真的不是公關手段,他不是為了什麼回報,他參與的活動多數沒有公開,通常不接受訪問。2013年時,他罕見地接受記者訪問,那是因為他與該位記者相識已久。

那時候Hardaway說:「我做這麼不是為了要宣傳,我通常會拒絕受訪。但是我認識你,那是為什麼我會和你談這件事。我做這些是因為我想要這麼做。我不會對人們說,我要向人們談到有關同性戀權利的議題。」

「當我要在教室或其他地方說話,幫助這些人被更為接納時,我不會告訴媒體。我不會告訴別人。我就是去做。」Hardaway說:「嘿,每個人總有一天要接受這些。」

2013年七月,Hardaway接受了「佛羅里達婚姻平權」(Equal Marriage Florida)組織的邀請,成為廢除佛羅里達州憲法同性婚姻禁令的首位簽名支持者,那當然是具有象徵意義的。

「如果你結婚了就是結婚了──你應該在醫院可以探視你的另一半,如果你需要做出那種決定時,可以為另一半做決定。」Hardaway這麼說。

2013年四月,在John Amaechi宣告出櫃的六年之後,Hardaway又面對了與當年相類似的場景──布魯克林籃網隊的Jason Collins宣告自己是同性戀,他是首位出櫃的現役NBA球員,但當年Hardaway說的那番話,也曾對他造成影響。

「我記得看到或聽到他所說的。」Collins說:「身為一個沒有出櫃的運動員,那是你最大的恐懼,宣告出櫃卻遭遇公開的抗拒。」

這也是為什麼當Collins公開之後,接到最驚訝的電話就是來自Hardaway,他說:「我得要說,我被問到在公開之後,我接到最驚訝的電話是來自誰時,當然來自總統或歐普拉的電話是很驚人,但是接到Tim Hardaway的電話名列前茅,因為我不知道他已經改變了一個人似的,當初在Jon出櫃時他的那些言論,現在卻成為一個盟友。」

「那展現了出櫃的故事有多大的力量。那展現了John Amaechi的故事有大的力量。Tim說自己過去的言論招來很多批評,所以他得要面對鏡中的自己,並且有很大的改變⋯⋯我很高興自己接起了那通電話,聽到他所說的話。」Collins說。

Hardaway的改變儘管低調,但慢慢重新得到了人們的接納,其中之一伸出援手的就是他在熱火隊時的助理教練Stan Van Gundy,當Van Gundy在2014年中接下底特律活賽隊總教練和總管職位之後,他聘請Tim Hardaway擔任球隊助理教練。

「我想Tim經歷的,是名副其實的改頭換面。就是當他那樣說的時候,他心裡在想什麼,那件事讓他得要停下來思考,想想為什麼自己會有這種想法。」Van Gundy說:「有了那些感覺,被迫得要思考之後,他改變了自己的想法,從此之後就再不相同。事實上,他甚至走出去支持LGBT社群。但是他處理這件事的方式,對我來說更證明了他的個性。」

對Van Gundy來說,Tim Hardaway早該入選籃球名人堂,他說:「對我來說,我不知道為什麼要等那麼久。我覺得,如果Mitch Richmond和Chris Mullin還有Alonzo Mourning是名人堂球員,Tim Hardaway一定也該是。」

直到現在,當Hardaway回想起2007年的那些事時,他依然會感覺很痛苦,因為那就像是他身上難以抹去的記號,人們提起他的名字時,總會想到那些話,而不是他在球場上的精彩表現。

「當我說出那些話時⋯⋯當我想起時依然會感到畏縮,那些我所說的話依然讓我內心覺得痛苦,因為我給了人們機會去傷害彼此。」Hardaway在二月中接受華盛頓郵報訪問時說:「那是不對的⋯⋯現在每一天當我和孩子說話時,他們會對我提起這件事,或者某人會對我提起那件事,我會說那是我犯下的非常巨大的錯誤。」

「直到今日我依然感覺痛苦,你知道嗎?那在我的餘生都會讓我感覺受傷,因為我不是那樣的人。我覺得很糟糕,而且我會永遠覺得很糟糕。」

去年(2017)Hardaway再度入選籃球名人堂的最終候選名單,這是他連續第四年被提名,但是現在他只能抱持順其自然的態度。

「你會如坐針氈。」他說:「你不知道流程是什麼,誰來投票,他們會怎麼投票。你只能如坐針氈,你會希望自己被選進,這是你唯一能做的。」

「我不能改變任何人的想法。我已經盡我所能⋯⋯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作Tim Hardaway,盡可能地保持正面,就像我通常那樣,然後順其自然。」

許多認識Tim Hardaway的人都覺得他已經和從前不一樣了,但也有人抱持謹慎的態度,其中一個就是當年被Hardaway攻擊的John Amaechi。在Hardaway的訪問登上華盛頓郵報之後,Amaechi在推特上寫道:「那些改過向善和憂慮真的很奇怪──Tim從來沒有找到時間和我說話。一定是我疏忽了。」

另一方面,依然有球員踏上Tim Hardaway當初曾經走過的路。距離Hardaway在明星賽時的恐同言論之後十年,曾經在NBA打滾數年、現在在以色列打籃球的Amar’e Stoudemire在被記者問到如果有同性戀隊友有什麼感覺時,他這麼回答:「我會到對街去沖澡,確定我換下來的衣服就在身邊,還有我會改變開車到健身房的路線。」

當記者問Stoudemire是不是在開玩笑時,他露出一抹微笑說:「每個笑話裡頭,都有一點真實啊。」

對於Tim Hardaway、和他走上同一條路的人們以及這個世界來說,改變之路也許還很漫長。

文:西門思,原文發表於此

【資料來源:關鍵評論網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