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青春期發現同性慾望,為愛遠離香港

2018-03-21.21:15:11
 


▲周耀輝來台與讀者分享新書《紙上染了藍》創作心路歷程。

〔2018-03-20 鏡週刊 報導〕 寫作理由是這樣:「我媽媽沒有臉書、沒有IG,我得幫母親寫下來,必須記住我媽大半生沒有白過,因此我才可以不責怪我爸。」母親做手工藝養活一家3口,父親每隔2個月會自加拿大寄來津貼。時間到了,母親差他去等信,他站在家門長長的走廊,望著郵差一層一層的走過,走到他家,沒信。返家之後,母親問郵差來了沒?沒有,為了不讓大人失望,敏感的小男孩學會說謊。



愛上是他
是她是他
給我滿足快樂
是那份複雜的感覺

〈忘記他是她〉


敏感的男孩子要活過殘忍的青春期是何其艱難的事,他舉止陰柔,被嘲弄沒爸爸、娘娘腔,敏感的男孩又是胖子,是雙重的艱難:「我當時十多歲,腰圍34到36,褲子都要特別訂做,體育課踢足球,兩隊隊長選團員,我永遠是剩下來的那個。」他說自己不大看中文書,但17歲看了《寂寞的十七歲 》,他發現了情欲,欲望著男孩,也希望男孩來欲望他,但想到一個胖子怎麼可能變成別人欲望的對象,因此更絕望了。

害怕成為另類,中七的時候,想藉助信仰改變自己,他加入教會,「在香港,我碰到基督徒,他們都有一種很直接的熱情,大家以兄弟姊妹稱呼,他們會給你一種安全感,但很快你會覺得這樣的安全很表面,你進去了,他們發現你有點不一樣了,他們就會用另外一種方式對待你,還有,他們對待自由平等,階級很分明,至少我待的教會是這樣。」


▲周耀輝母子在香港相依為命,2人感情親密。(周耀輝提供)

然而也因為教會的關係,他認識黃耀明,有了寫歌的機會,他笑道,這段經歷也不見得沒有好處,至少在減肥這件事多了一些信心,「我開始節食,每天少吃一頓,自己發展一套柔軟體操,天天做,至今從不間斷。」上帝關了一扇窗,也為他打開一扇門,憂鬱的胖子走出門外,變成了又高又瘦的年輕人。半下流社會的男孩港大畢業,教養又有體面,他上午寫歌詞,下午在《明報》當編輯,也在電台兼職,孤兒寡母遷出公屋,買了自己的房子,過上了想要的生活,但1992年,他辭掉工作,離開母親,到阿姆斯特丹去。

六四事件,香港人對即將來臨的九七回歸惶惶不安是原因;愛上一個男人,想與他遠走他鄉是另一個原因,「我一早就知道,我們根本不該在一起,2個人有很多差異,但是還是要嘗試。」感情失敗了,全是傷害,彌補傷害的方式是另外一段感情,他愛上另外一個小他6歲的大學教員,在阿姆斯特丹落地生根,在一起至今20年。

天地蒼茫
有多少個方向
人來人往
只帶一隻行李箱

〈只帶一隻行李箱〉


訪問一開始,問他最近可還夢見母親?他仰頭哽咽,不讓眼淚掉下來。訪問中段,問他為愛遠走高飛,對母親可有內疚?他解釋了一開始傷心的理由:「要我再做一次選擇,我還是會選擇這樣走(離開香港),剛剛我想到有點感觸(指仰頭哽咽),是因為我1992年離開香港,到2010年她離開世界,這十多年我不常回去,我發現我記得她的年輕影像和聲音都很少,我夢見的都是晚年行動比較不方便,要拿著拐杖的她,想起來就覺得罪惡。可能很多時候自己不願意想得太深,她可能曾經經歷過的孤獨,原來我是無能為力。」


▲周耀輝的姊姊與外甥女參加他的座談會,提及亡母潸然落淚。

【資料來源:鏡週刊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