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台日同性戀】打了1年訴訟的他,訴盡日本社會歧視同志的真相

2018-04-08.22:33:27
 


▲與日籍同性伴侶共同生活24年的台男G先生,2017年3月提出日本首宗同性伴侶權益訴訟,如今訴訟已超過1年,仍未有突破進展。(攝影:陳品佑)

〔2018-04-08 上報 報導〕 2017年3月,東京地方裁判所一宗台灣人與日本入出國管理局的訴訟,揭開日本性別平權運動的新頁。24年前為愛滯留日本的台灣男性G先生,為爭取平等居留權向日本入出國管理局提出違反日本《憲法》「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精神的告訴。訴訟至今已超過1年,儘管至今未有突破進展,但G先生的故事不僅成為日本同運團爭取性別平權的重要案例,日本推動《特別配偶者法》立法的團體也在今年1月發起請願活動,呼籲日本政府給予在日跨國同性伴侶特別居留權。


▲去年3月日媒揭露,一名台灣籍男性與日本籍同性伴侶共同生活逾20年,為了爭取平等居留權,向日本提出告訴。(設計畫面)

曾經在台灣封閉社會中壓抑生活的G先生,24年前在日本與伴侶相識之後決定共同生活,自此開始了他沒有合法身分、更無法享有基本法律權利的生活。2013年,G先生在愛滋支持團體與人權律師的建議下,向日本政府申請「在留特別許可」,卻在2016年遭入出國管理局以非法居留為由發出強制驅逐令。

基於異性伴侶在類似情況下,通常能夠以「事實婚」為基礎,獲日本政府給予特別居留權,然而G先生卻因為同性戀身分而無法享有同樣待遇,因而在2017年向法院提出告訴,指入出國管理局的強制驅逐令違反日本《憲法》中「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精神。

日本首宗同性伴侶權利訴訟

這起訴訟是日本史上第一宗同性伴侶透過司法途徑爭取平等權利的案例,由於判決結果與是否承認同性伴侶是否適用「事實婚」認定,效力堪比釋憲,因此日本司法體系極度審慎,對日本法律及性別平權運動更是意義重大。經過去年以來數度開庭,截至今年2月最近一次庭審之後,訴訟仍無進展。

協助G先生進行訴訟的人權律師團、學者,以及同志平權支持團體,一年來數度舉辦聲援活動、法律講座及研討會,除了其他面臨類似問題的在日跨國同性伴侶受到鼓勵現身分享經驗並相互支持之外,針對G先生及其他在日跨國伴侶面臨的特別居留權限制,日本「特別配偶者法全國網」在今年1月發起「發給外籍同性伴侶特別居留權」的請願,要求日本政府正視跨國同性伴侶的平權問題。



事實上,日本相關團體早自2010年即著手進行《特別配偶法》立法遊說,希望推動建立同性配偶的法律地位與權利保障。而在「特別配偶者法全國網」發起特別居留權請願書中明確指出,G先生的案例首度從憲法角度提出質疑,日本現有相關法律未能保障同性伴侶基本權利,違反「人人平等」的基本精神。

日本同運團體發動請願

「特別配偶者法全國網」更在徵集訴求中說明,在日跨國同性伴侶無法透過婚姻或伴侶身份的認定而享有平等居留權,使他們在工作及生活上都面臨極大困難;為了使日本政府了解此一問題已不容忽視,這項活動意在徵集更多與G先生面臨同樣問題的在日跨國伴侶,以集體形式向日本政府提出發給特別居留權的訴求並進行遊說。

儘管法界、學界及人權團體積極奔走,加上包括台灣及世界相繼有國家逐步朝承認同性婚姻推進,然而G先生案進行1年多來,日本社會對同性婚姻的觀念仍然極為保守。在G先生的訴訟中,日本政府方的答辯理由便始終堅持,「日本民法上不承認同性婚姻,即使考慮與日本伴侶的關係,也沒有非保護的必要性」。


▲即便台灣已通過同婚釋憲,世界也逐步邁進婚姻平權之路,但G先生案在日本進行1年多來,對同性婚姻的觀念仍然極為保守。(湯森路透)

只給外國使節特權?

而去年11月,為了天皇與皇后的宮中晚宴如何應對非合法婚配偶的國賓一事,日本自民黨總務會長竹下亘便公開發言,反對外賓宮中晚宴攜同性伴侶出席,引發外界嘩然。為了滅火,日本外務大臣河野太郎12月22日在外務省舉辦天皇慶生會時,首次邀請外國駐日大使館幹部的同性伴侶出席。然而對照一般跨國伴侶仍無法獲得居留資格,更無法受到日本法律保障,日本外務省的作為更被詮釋為只願意給予外國使節特權,而非正視一般人的基本權利,反而形成另一種歧視。

【資料來源:上報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