摯愛中年 :: 摯愛新聞 :: other >>新聞報導

本新聞已被瀏覽  次 

語不驚人毛不休,毛大繪出同志話

2018-04-15.19:05:37
 



〔2018-04-10 華視新聞 報導〕 「大家端午節快樂!不要太快把粽子的衣服扒光喔!熱量很高的!」一顆顆的「粽子」其實是男人,僅以綠色的粽葉包裹身體,圖文相配,讓人會心一笑。他是毛大,同志插畫家,經營的臉書粉絲專頁「語不驚人毛不休」坐擁近六萬粉絲。他的作品除了刻畫同志愛情間的小幽默之外,也積極推廣愛滋知識,希望將粉專變成一個傳遞資訊的平台,讓同性異性一起理解同志。


▲毛大的端午節貼文,圖畫帶有雙關的比喻讓人會心一笑。圖片提供/語不驚人毛不休

父母不認「同」 不希望更多人受害

毛大高中就讀工科,雖然一直對畫畫很有興趣,但因大學私校設計系太貴無法自行負擔,所以只能踏上公立夜校改念土木系。剛好系上有Photoshop等課程,學了點皮毛後,畢業一年便轉職找設計助理的工作。

二十三歲退伍後,設計主管送給他一塊手繪版,毛大開始隨性創作。二十五歲接觸到同志議題的他,為了讓大眾認識同志,以及為婚姻平權議題發聲,毛大在隔年出版了第一本與粉專同名作品《語不驚人毛不休》,登上金石堂的文學榜。

書中畫出同志內心的小劇場,例如沒有出櫃的男同志在和異男討論正妹時,其實都興趣缺缺,便會和其他同志朋友吐槽:「齁!每次遇到異男的朋友,老娘都要裝Man貨超煩的。」或是男同志在健身房可以舉得起十五公斤的啞鈴,來回做好幾趟還會搭配喊聲來給自己精神激勵,但在現實生活中,搬著兩公斤的物品就直喊累。這本作品讓我們看見同志圈內的想法,也可以更了解圈內外的不同。

兄弟姊妹非常認同他為同志發聲的理念,於是把這件事告訴父母,間接的「被出櫃」,沒想到父母不能接受自己的兒子是同志,甚至逼迫他去看心理醫生,對毛大造成很大的傷害。「他們覺得同志的行為是年輕人喜歡什麼就喜歡什麼,是我們刻意做的選擇。但如果可以選擇的話,為什麼要去選擇違抗父母的方法呢?」在這樣的情況下,毛大離開家鄉台中獨自北上,卻不放棄為與他身分相同、處境相似的同志發聲。


▲毛大出版的作品《語不驚人毛不休》,廣受亞洲同志朋友歡迎,並被翻譯成多國語言。圖片提供/毛大

「一個普通人如果想要讓自己的聲音被看見,粉絲團是一個比較直接的方式。」在創立粉絲專頁之前,就有許多人關注毛大在私人頁面張貼的作品,但由於設有權限,有人反應無法多元的分享和討論,於是公開化的粉專便誕生了。到了後來因為婚姻平權和同志議題受到社會關注,毛大開始調整粉專的出發點,希望可以透過這個平台發揮影響力,為同志盡一份心力。


▲毛大積極為同志發聲,除了粉專外也有出版卡片等作品。 攝影/高華謙

力推愛滋知識 圖畫拉近異同距離

在《語不驚人毛不休》中,可以看見愛滋病相關資訊的貼文,內容包括可以提供篩檢的各大醫院名單,還有安全性行為的貼心提醒,他更和衛生局疾病管制署合作推出動畫,對於預防性投藥(Post-exposure prophylaxis,PEP)和事前預防性投藥(Pre-exposure prophylaxis,PrEP)有完整的介紹。兩者的差別在於,前者是性行為後七十二小時內補救;後者則是性行為前的預防措施。儘管投藥可以降低感染機率,毛大在影片中仍強調,全程正確使用保險套和水性潤滑劑才是最有效的愛滋預防方式。


▲毛大用動畫整理表格,說明PEP和PrEP的不同。 圖片提供/語不驚人毛不休

「我真的很想把這個東西宣導出去,因為很多人有迷思,覺得就只有同志會得愛滋,真的很多人。」毛大說,很多異性戀不懂什麼是愛滋。以戴套與否的性行為為例,同志只會想到會不會感染愛滋,「但異性戀只會想到會不會懷孕,他們不會想到會不會有性病傳染,這是我覺得異性跟同性戀思想的差別,所以我希望異性戀除了懷孕以外會想到性病傳染這個問題。」因此毛大一直努力把作品導向大眾化,希望異性戀也能了解正確的愛滋觀念和衛教資訊。


▲毛大運用漫畫破除愛滋迷思,相當生動。 圖片提供/語不驚人毛不休


▲毛大宣導愛滋觀念和安全性行為的作品,希望同性異性都要關注這個議題。圖片提供/毛大

毛大希望能夠讓大家更了解同志,透過描繪同志情侶間的日常,讓大眾更貼近同志的生活。就像有「天菜」經過時,同志間也會興奮的評論他的身材、長相等等,其實與異性戀的行為無異。

「我覺得同志不是想像中和情色有關,或是同志就一定是不正常或有偏差行為的,其實他就跟一般正常人一樣,他的趣味性都有。」他提到,台灣坊間的插畫家大多只會畫異性戀的情節和模式,但同志間的互動在部分人眼裡也是一種趣味,「畫這些東西去讓大家看更多同志的行為和共鳴,我覺得共鳴是最重要的,讓大家知道同志沒這麼陌生。」


▲毛大繪出的同志朋友日常與一般朋友無異。 圖片提供/語不驚人毛不休

受網路流言攻擊 「不該為了他們放棄創作」

然而,這樣的善意卻不被反同者買單,隨著粉絲越來越多,毛大也開始受到反同者的注意,有人說他的作品會導致世界毀滅、使台灣世道沉淪,也有人要他停止號召大家當同志,「我通常都會舉證一些同志,或是當初為什麼會反同志的想法跟原因給他們,但他們就是無法去理解跟接受這個東西,所以會常常跟他們長期抗戰吧。」毛大無奈的說,他以為他做的事情是在幫助社會,但傳統的想法卻會認為他在迫害社會。

此外,毛大過去曾丟出一些同志陰暗面的話題,包括同志間歧視女性化的問題,以及同志對於身材的族群分類等等,原先同志圈就會依據身材和體態來分類族群,例如纖瘦的「猴」或是健美的「狼」等等,到了同志開始倡議婚姻平權後,為了對抗社會對同志圈內的歧視,有人開始思考圈內自己對於身型的分類,其實也是一種歧視。

他們認為,同性戀希望不要被外界標籤,那為什麼圈內還要分類自己人呢?但是毛大認為,這種分類其實並沒有這麼複雜的「歧視」和「對立」含義存在,「猴」和「狼」的標籤化並不等於歧視,只是單純對於身型的分類罷了。

希望可以藉由呼籲及討論來讓大家正視這些問題日益加深的嚴重性。不料此舉引來相當大的反彈,「因為很多人會覺得這是一個不聞不問的東西,你不講大家不會知道,但社會上有很多比較嚴重的議題,是大家都知道但都不去談,卻一直都存在,所以我覺得這個東西是應該去探討才對。」觸碰敏感話題的他引起許多網民的不滿,酸民刻意的曲解和攻擊使他在創作上飽受壓力,甚至一度封筆,不再畫畫。

直到他遇見真實改編的電影《芬蘭湯姆》,才又受到鼓舞而重拾畫筆。主角芬蘭湯姆在一九五〇年代是以同志情色藝術著稱的畫家,當時爆發愛滋病的社會認為他的作品是在推廣情色,因此湯姆受到強烈的輿論撻伐。然而到了後期,湯姆的作品卻受到正面評價,讓更多人學習去面對自己的情感和情慾,更影響了二十世紀晚期同志文化。毛大突然意識到,不需要為了他人的評論而停滯不前,因為喜歡的人自然會喜歡,不喜歡的酸民一直都在,「如果你真的覺得你的出發點是正確的,是提供真的很好的資訊的話,不應該為了他們而放棄創作。」

現在,毛大持續創作著,也收到許多粉絲的來信,有人看了他的作品後得到自我認同,而比較能接受自己;或是因為在作品底下留言抒發情緒,而感覺生活過得輕鬆一點。

這些對毛大而言都是意義重大的收穫。他也會幫助粉絲面對、接受自己的身分,也有父母因為兒女出櫃來尋求他的意見,他為同志發聲的努力一直都在小細節持續著,幫助了多人。






▲毛大有時也會有刻畫愛情的細膩作品,有粉絲因此萌生了結婚的念頭。圖片提供/語不驚人毛不休

毛大的粉絲吳思穎無意間在臉書發現毛大粉專,最喜歡的貼文類型是同志情侶間互動的小幽默,還有放閃內容,例如「我今天晚餐可以吃你嗎?」,或是覺得對方怎麼這麼小氣,殊不知他是為了籌措以後可以結婚時要用的錢。「就是毛大平常放閃的那些,覺得很溫馨,還有一些雖然會有一點色色的內容,但看完心情會很好!」她也提到,毛大在貼文中對於愛滋病和同志議題的釐清,都有助於她對健康教育和同志的重新理解。


▲粉絲吳思穎小姐很喜歡毛大刻畫同志的小幽默。圖片提供/語不驚人毛不休

期盼傳遞正確資訊 「同」與「不同」相互理解

毛大希望自己的粉專不只是提供娛樂性內容,而是一個傳遞資訊的平台,而且能夠幫助到人群。「我希望讓別人看到我的作品後,對於同志對於情感或是對於比較公開化的東西比較可以去理解、或是去改變他的想法。」 未來他仍會繼續為同志發聲,拿著畫筆繪出美麗的彩虹旗。

採訪側記:

「如果你真的覺得你的出發點是正確的,是提供真的很好的資訊的話,不應該為了他們而放棄創作。」這是採訪過程讓我印象很深刻的一句話。當作品發表在粉專上,會有正面支持的粉絲,自然也有負面評論的酸民,有時甚至會重擊創作者。雖然毛大因此消沉了一段時間,但他最後仍然選擇做自己認為是對的事情,我覺得很不容易!

【資料來源:華視新聞

相關新聞:

關閉視窗】【回上一頁
© 摯愛中年.